有志者事竟成——記著名畫家龔光萬

            • 2020-10-22
            • 天府錦水
            • 黃基秉 李晨趙
            • 加入收藏
            • 分享:

            龔光萬先生是在用真情寫畫、真情書法,故他的山水、雞鴨、魚蟲、花鳥,乃至行、草、篆、隸,無不蘊含著儀隴與嘉陵江的風水,浸潤著人杰地靈處農村娃的倔強與質樸,體現著理科男、書畫家、開拓創新、與時俱進的風骨。


             

            編者按:錦城,南苑,家里。周日早上打開電腦,準備寫篇文章,無意中在文件夾里看到龔先生1999年出國辦個人畫展的一些文書,頓時眼睛一亮,決定將文書和龔先生的一些書畫作品通過微信公眾平臺發布出來,也許對現在的書畫家有些啟示。 


             


            畫壇奇才 誕生鄉村

             

            龔光萬先生并非繪畫科班出生,也沒有出入門第的經歷。所以,他難以歸入哪一門派。但是,他并非是無師自通,他的最直接的老師就是傳統和自然,他以自己特有的藝術靈性來解讀傳統和自然。也正因為如此,他沒有門戶之見,沒有塊壘,自由地遨游于前代大師創造的傳統之中。在書法方面,他仔細研讀從王羲之、顏真卿、懷素到黃庭堅、趙孟頫的書法藝術;在繪畫方面,他對蘇東坡、倪云林、徐渭、石濤、八大山人情有獨鐘;對現當代的黃賓虹、傅抱石、李可染、林風眠、朱璣瞻的繪畫藝術更是喜愛有加。對于他們的作品和所有前人的名作,他除了直接臨摹外,更善于“心臨”,用心去揣摩歷代大師的筆墨,走進他們的心靈,去把握筆墨背后的精神世界。正所謂“師古人之跡,不如師古人之心。” 在博大深厚的書畫藝術傳統中,感悟到:所謂書畫,皆為“心畫”,無不是藝術家心靈軌跡的一種外化形式,書畫家的胸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書畫品格的高低。所以,學習傳統,與其模仿前人之跡,莫如去學習傳統的內涵。基于這樣的認識,龔光萬先生研讀書畫的時間,遠比直接臨摹前人作品的時間多得多。

             

            1955年,龔光萬先生出生于四川省儀隴縣的一個農村,當時老家新政鄉離縣城有100多公里,家里四姊妹,他是老大,下面有三個妹妹。光萬先生的母親雖是農村婦女,但無論怎樣窮困都要供兒女讀書卻是其根深蒂固的潛意識,于是光萬先生在村里一所由風雨飄搖的破廟改成的小學開始了艱難的學習之路。除了學習功課,他在課余時間還要幫助母親干農活、做家務、帶妹妹。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當時的儀隴雖窮,但山好水好人好,生在嘉陵江畔,沐浴儀隴風水,不知不覺,中國傳統文化書法繪畫的種子,已經悄然地在他的心里萌芽了。

             

            1977年恢復高考制度,22歲的光萬先生積極復習應考,一舉考上四川高等學府——四川大學,據了解,當年全國參加高考的學子有570余萬人,最終也只有20余萬人拿到了高等學府的入場券。

             

            在傳統春節的歡快氛圍中,他成為那個川北小鎮第一個拿到一所著名大學錄取通知書的幸運者。當人們感受到“科學的春天”已經來臨的季節,他所學的專業在當時應該是被不少人羨慕的——他進入了一所歷史名校的化學工程專業學習。如果,他堅定地沿著這個專業路子走下去,以他的聰穎和意志,或許會成為一個在專業領域里成就斐然的學者。然而,或許是他少年時代鄉村林泉田園以及古鎮深厚的文化底蘊的陶冶,還有山坳峰頂煙嵐云霧賦予了他特有的想象力,他對藝術有一種特殊向往。

             

             

             

             

             

             

             

            直到有一天,光萬先生走進四川大學博物館,目睹了明清及近現代書畫名家的真跡,那力線律動的原野,那墨色交錯的世界強烈震撼了他的心靈,使他在迷蒙中依稀看到了心靈的歸屬地,唏噓到精神家園的氣息。從此,這位化學工程專業的學生在完成本專業必修課程的同時,把全部的業余時間都投入到書論、畫論、名家書帖、畫作的研讀中。在讀書與臨帖習畫過程中,他仿佛在與古人、前人進行著精神的對話。在對話的過程中,他越發感受到中國文化精粹的博大精深,越發感到心靈的愉悅與精神的富足。正是在沒有任何功利目的之選擇中,龔光萬先生走上了書畫的道路,書畫成為了他寫情寄性的最佳方式,成為他生命中不可缺失的精神領地。

             

             
            藝術人生 名家稱道

             

            著名美術評論家黃宗賢先生這樣說,龔光萬是棲息在現代都市中的為數不多的“利家”,他供職于政府機構,具有公務員身份,有著現代自然科學的知識結構,每天要上班處理繁雜的公務,時常要出公差,然而,在他外在職業身份的背后,支撐著他整個精神世界的卻是書畫藝術,公務之余的全部時間,他都在行筆運墨中構筑著自己的精神家園。在揮毫潑墨中寫情寄意“聊以自娛”,這在物質主義時代有真性情者才可能有的一種有品味的生活態度,正是這種態度,使我們在其作品中體悟到中國傳統文人藝術的精神質量乃至藝術最根本的功能價值。

             

            龔光萬先生的生活態度及他的藝術歷程的確是沿襲著傳統文人的脈絡而伸展開來的。他原本沒有想成為書畫家,出生在川北嘉陵江畔,少年時代在幫助父母耕作之余,最大的快樂就是在田邊江畔讀自己喜愛的書,無論是唐詩宋詞還是現代的基礎科學讀物,都使他如癡如醉,那些醇厚的文字和迷幻般的符號,為他開啟了未知世界的大門,少年的夢想也隨著山間漂浮的白云而放飛。

             

             

             

             

             

             

             

             

            一個有創意的藝術家,不會將自己囿于一方天地中,一切對象和題材都可能成為寫情寄意的載體。我們難以將龔光萬先生按傳統畫科來劃分,他擅長山水、也精通花鳥,在人物畫方面造詣也不淺,書法方面更是篆、棣、行、楷、草皆無所不能。一個人要成為某一具體領域的行家并不難,要成為一個能駕御多種藝術題材和藝術形式的人,是需要天賦和特殊才能的,龔光萬先生無疑具備這樣的天賦和才能。其山水、花鳥和各種書體,他皆能運用自如,不說是無所不能,至少可以說他沒有因“畫地為牢”,從而贏得世俗的什么“張老虎”“王葡萄“李竹子”“錢蘭花”之類的雅號。

             

            龔光萬先生多方面的擅長,得益于他沒有門派,更得益于他表達的欲望和對藝術本質的深切理解。雖然龔光萬先生是個書畫的多面手,但是,其繪畫作品多以山水、花鳥為主。品味他的山水畫,能感受到蜀山川江的特有韻味。他的山水畫最重要的特色與其說來自對西蜀山川的觀察與寫生,還不如說他在抒寫一種歷史的記憶與心靈的體驗。他說,兒時川北丘陵的恬靜幽淡景色是抹不掉的記憶,即使生活在現代都市里,閉目皆為起伏的山巒與原野、高山流云與疏林修竹。于是我們看到,其山水畫沒有那份雄奇與傲兀,卻充滿著質樸與靈動的氣息,令人想起陳子莊筆下的丘壑。只不過,其畫風比陳子莊多了一點枯拙味。

             

            在花鳥畫方面,龔光萬先生畫得最多的是魚和鴨。這些創作的母體何嘗不來自于他兒時的記憶呢。魚的靈動、鴨的悠然是自然靈性的點綴。恒常的山水與變換的魚鴨,構成的動靜圖象,這就是刻印在少年龔光萬心靈的視覺記憶。所以魚的千姿百態,鴨的“萬種風情”都在他的筆下自由地演繹。一個在都市中生活得很長久的畫者,往往從夢囈般的兒時記憶中找到釋放心靈的視覺圖象,作為觀賞者的我們,也能夠在咫尺間,尋覓到心靈棲息的境地。

             


            傳統與自然是龔光萬先生的兩位最直接的老師,于是,細讀其作品,既不失中國傳統繪畫藝術特有的規范與品質,有一種大師的氣息撲面而來,也能感受到自然的天真與平淡。龔光萬先生精通各種書體,但并不囿于一家,如果說其書法的品質或許只能用尚意書風來評價。其書風之“意”以“逸”為基調,表現出或撲拙、或奇巧、或奔放、或端雅,變化多端,其中不乏禪風畫意。其繪畫作品,無論是山水,還是花鳥,無不在點線的流動中,呈現出書法的功力和貫氣,那簡潔的明快的用筆,或行或草或篆、隸,總不乏書法的筆勢與內涵。

             

            龔光萬先生認為墨之變化除了得益于用筆的變化外,重要的就是用水的掌握。正是水的參合變化,墨既生發出豐富細微的變化。他的作品無不在單純的水墨中,追求細微的色彩感與空間感。因而其藝術語言在整一中不乏豐富,在單純中又見變化。心靈的豐富與胸中的逸氣,在水墨的運化中激蕩開來。讓人體味到“點有情、線有意”,一點一劃都是心靈外化軌跡的中國畫的美學韻味。

             

             

            著名美術評論家、書畫家、國家一級美術師、成都畫院前院長田旭中先生對龔光萬書畫藝術有過精彩評述:光萬于藝事情有獨鐘,業操雙槳,相得益彰。攻書則獲書名,攻畫則獲畫聲。前人論藝謂書畫同源。考其源流,書符在前,畫形在后。書之用筆、線條、均為畫中鼻眼。昔吳昌碩五十而習畫,因書功深厚,其畫大進,不同凡響。今光萬以書為依據,以畫為拓展,互參互補,大受其益。若舍書而求畫,或舍畫而求書,其業未必如今之輝光。書畫互補而生輝,此不疑也。光萬繪畫之特色一言以蔽之曰“厚拙野逸”。厚者不尚浮華也,其質故重,拙者不尚巧妙也,其氣故醇,野者縱情快意者,其形故簡,逸者不拘常法也,其格故高。觀其山水、花鳥、人物、大率如此。蘇子由所謂“縱橫放肆出于法度之外”最能道出此中畫格之妙。

             

            旭中先生認為,近世大家皆有獨活絕技,若昌碩之擅畫梅,悲鴻之擅畫馬,白石之擅畫蝦,大千之擅畫荷。倘無此,恐名不久傳。光萬山水自是強項,而鴨、魚、牦牛亦是一絕。用筆洗練,造型簡潔,尤能傳神。此類畫作雖是遣性而作,因有書法功底,其線條簡而準,力而韻,非一朝一夕能臻此境。人生前有兩屈,而晚歲則遂意暢懷。此人生之大幸也。生而有涯藝無涯。假若光萬能虛其懷而納世之萬象,壯其體而游世之奇境,自能于冥想中獲人性本真,于創作中獲生命超能。如此懷古今而修業,操雙槳而暢游,則藝術必能達于理想彼岸耳。
             
            天府驕子 實至名歸

             

            龔光萬先生應該是書法與繪畫俱佳的雙棲藝術家,他除了國畫山水、雞鴨魚蟲有別具一格的獨特魅力外,其行書和草書亦非常有特色和功力,不然怎么會是四川省國畫院院長和四川省草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呢?龔光萬先生是著名大學理工科班出身,但不是繪畫科班出生,不過正因為他的理科背景,故他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強,使他與單純的書畫家只是形象思維發達不一樣,加之深厚的化學知識對色彩的辨識和把控,使他在書法繪畫的形象思維中,更多了一分邏輯內涵,無論是國畫的線條或是書法的線條,其在形象思維的浪漫構圖上,都有邏輯的精髓在其中,使得他的繪畫與書法更加有章法,更加耐讀。

             

             


            翻開光萬先生近年出版的《墨色飄香——龔光萬書畫集》,一幅幅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蜀山蜀水、雞鴨魚蟲,一幅幅瀟灑飄逸的行草書法,濃縮了龔光萬先生人生的“起承轉合”,透視出英雄輩出之地儀隴一個農村娃經過一個花甲的刻苦奮斗,華麗轉身為一代天府書畫驕子的歷程。

             

            這里再借田旭中先生《觀公言先生書畫并賦長歌》一首,也許能給讀者一些裨益:蜀中自古多俊彥,一卷素箋贊丹青。公言習畫四十載,揮灑自如面貌新。山水在胸能溢出,筆底波瀾使人驚。筆墨率意蘊草意,不拘細謹觀大局。墨色沉厚氣蒼郁,鉛華盡脫能樸質。田園情懷筆底瀉,讀畫猶讀田園詩。清新多趣農家事,川西三月風光旎。畫中人物多古賢,逸筆草草耐品玩。一筆寫足鴨意態,水中嬉戲何優閑。又見牦牛信步走,身如磐石氣如山。草法入畫寫雞雛,活潑天趣筆墨酣。水墨彩墨繪魚類,不見滴水滿江翻。形神兼得呼欲出,群魚追逐水中歡。梅蘭竹菊逸氣雄,尚意畫法與書同。不敷重彩尚淡彩,文人畫趣意無窮。作畫題草文氣重,書畫互濟始能工。隨手弄翰作草書,滿紙煙云氣若虹。遙想旭素當時狂,龍飛蛇奔稱草王。先生臨池參造化,逸興勃發瀉流光。提按轉折皆契古,翰不虛動有名堂。復觀今人不愔草,任筆為體何荒唐。欲問公言師何人,轉益多師恃靈根。從來圣手師造化,隨人作嫁誤自身。藝術主情不主技,情到真處任歌吟。氣韻生動手一揮,素紙猶見翰墨飛。高手休問出何處,志在白云看鳥歸。畫跡心跡融天趣,錦江晚霞勝朝暉。

             

            再看看成都市博物館書畫院院長、國家一級美術師鄧代昆對龔光萬之評價:《讀公言兄近作山水畫<故鄉情>》——我有佳友號公言,公言人中好兒男。才高未為封侯用,苦戀丹青未知年。江間白云嶺上雪,門外飛花窗前月。可憐大器晚鑄成,贏得兩鬢斑斑色。公言示我新篇章,篇篇原來是故鄉。故鄉風物心中境,流波粼粼山蒼蒼。蒼蒼山色云杳杳,中間數點歸飛鳥。歸飛鳥兒態何急?游子還家當趁早。怪石磥砢杈枒樹,山重水復疑無路。似聞雞鳴犬吠聲,人家炊煙初起處。亂紅如熾柳娟娟,興逸神飛開新步。



             
            記者手記


            光萬先生為記者翻閱《墨色飄香》中的蜀國山水作品時說:“我畫的山,是心中的山,經過腦子加工后,通過畫筆再現出來。”心中的山,心中的情,蜀山嘉水真感情,龔光萬先生是在用真情寫畫、真情書法,故他的山水、雞鴨、魚蟲、花鳥,乃至行、草、篆、隸,無不蘊含著儀隴與嘉陵江的風水,浸潤著人杰地靈處農村娃的倔強與質樸,體現著理科男、書畫家、開拓創新、與時俱進的風骨。

             

            龔光萬先生在書畫藝術領域達到的高峰,也許是個案,但他的成功也證明了一條真理——有志者事竟成。
             


            人物名片

             

             

             

            龔光萬,藝名公言,龔言,號忘憂廬主人,耕云布衣,云水居士。


            四川省國畫院院長、國家一級美術師、四川大學客座教授、四川師范大學客座教授、四川省草書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藝術研究院高級書畫師等。


            四川省儀隴縣人,自幼酷愛藝術,書、畫、印齊修。憑自己對生活的感悟,以自然為師,孜孜以求,四十余年不斷求索,遂有小成。其畫魚鴨最有心得,故有“魚販子”“鴨販子”之稱,有“悲鴻馬,白石蝦,公言魚”之說。


            其作品被聯合國、歐盟多國駐華大使、美國、日本、加拿大、巴西、新加坡等國人士及組織收藏。《人民日報》《人民日報海外版》、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海峽之聲廣播電臺、《中國勞動報》《四川日報》、四川電視臺、香港文藝、美國《中美郵報》等均有相關報道。

             

             

             

             

            編輯:四川藝術網 原文地址:http://www.fenghuaboli.com/news/20201022/14198.html

            我們為您找到其它相關內容

          1. 陳剛的藝術之路
          2. 情深意彌深?渴望欣喜生
          3. 新時代文藝工作的責任與使命
          4. 趣味之外:胡真來繪畫的質感
          5. 楊學寧和他的芙蓉花世界——醉在三色芙蓉里
          6. 寒露:心中有愛品自高
          7. 關鍵字畫家龔光萬


          8. 分享:
          9. 聯系方式

          10. 電話:028-84623009
          11.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龍都南路576號
          12. 郵箱:3078407186@qq.com
          13.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21 zgscys.com 蜀ICP:備13020192號-2

            版權所有四川藝術網 本站信息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藝網科技提供技術支持

            掃一掃加關注四川藝術網
            底部
            国产亚洲日韩在线播放不卡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